√三杆3gan,美容护肤专业平台,分享美容美发美甲护肤真实案例和相关技巧资讯。
当前位置:三竿美容化妆 > 健康资讯 > 正文

卡夏尔 安妮 Cacharel Anais Anais, 1978

时间:2020-09-22 11:08

一上皮就觉得,这是一支典型的白花啊!茉莉,百合,一点点微甜的橙花。一分钟后,橙花就不见了,白松香和忍冬补上来。但奇怪的是,这里面的白松香一点也不刺鼻,反而与各种白花混合出一种奶味儿。这种加入了白松香的独特、微酸的白花,倒是与另外一支老香的前调有些相似:YSL的Y。无独有偶,依兰的花香就是这种奶味儿最大的嫌疑人。

过了一会儿,切进来一种独特的酸。说独特其实也并不是没闻过,曾经出现在慕莲勒花语集那支铃兰中,属于花香的酸,用黑加仑模拟出的。虽然是黑加仑,却跟黑加仑那种水果的酸味儿没关系。气味儿不像,这种酸的穿透感倒是颇像柠檬。鸢尾也是从这里开始出现,带来了一些粉质感,但是若论单纯的鸢尾花香,却一直不很明显,若有似无。上皮十分钟后,忍冬也出现了,汇成了一曲白花生命的大和谐……

上皮十分钟之后,那股酸味终于有所变化,也终于让我想起来了:这其实是皂感的酸。皂感和皂香是完全不同的,皂香就是皂香,是让我们一秒想到舒肤佳的“纯白清香”的味道,皂感是洁净感,而且通常闻起来有些酸涩,是一种很薄、很有穿透力的气味。如YSL的Y走向,Anais也很早就带进来了皂感, 而且还带来了一味过早出现的东西——檀香木。细密的微微有点脂粉的气息,盘旋在中调,但进入后调就不见了,也让我很蒙圈。

对了,怎么能忘了风信子,一早就出现,并且持续到了后调的风信子。风信子那种酸得直钻鼻子、冰凉得有些刺鼻的独特花香,与白松香和白花交织在一起,让Anais的境界高于普通的白花。强烈的皂香和风信子、茉莉组成了中调,后调则又出现了鸢尾,以及一点点玫瑰。真的,这里的玫瑰没有甜香味儿,却能让你感觉到玫瑰那种馥郁的花香。雪松开始出现了,在最贴近皮肤的那一层,冰凉的,是不易察觉的基底。

后调娇妍有一点点甜,是檀香加入了。以百合和铃兰为主,后调越来越像幕莲勒铃兰,调子变暖了。细嗅就会被那隐藏在底下、清晰无比的茉莉惊到,尽管这里的茉莉有一点点像茉莉精油。檀香木的感觉仍然不强烈。

上皮六七个小时之后,后调的后半部分就变得很闷,像一个灌了热水的热水袋散发出的混着胶皮味儿的香味,寒意彻底不见,变成了一支钝而暖的白花,像极了慕莲勒铃兰。上皮八个小时之后这股闷有所缓解,不那么化工了。这个时段有檀香木,加进了一些琥珀。

在这之后,它的质地由温润一点点变得干燥起来。上皮十六个小时之后,收拢为极其干燥的鸢尾+檀香木。残留着一朵茉莉——茉莉精油般的甜清晰无比地隐藏在鸢尾之下。异常干燥,甚至有粉末感。越往后越像百合,而且是很具象的百合,洁白的芬芳。留香勉强能坚持二十四小时,最后一小时的鸢尾和茉莉就已经贴在皮肤上了。

我对白樟它的前调不太满意——前调中各种味道的转换太快了,并不能给人带来行云流水的印象,反而显得过于潦草仓促,一点也不从容。后调的某个部分也有一点流俗,仍然有大多数白花都没能避免的“真实感”的问题。不过总体上仍是一支不错的香,基本一直携着一股独特的、属于老香的寒意。

话说这支香是向情色作家Anais Nin致敬的,但闻起来跟性感、暧昧、撩人……什么的都不搭边,很端庄的白花。1978年离现在并不算很遥远,但从特征和味道来看,Anais也算是老香了——繁复的结构,多种花香,生命力完全的皂香,以檀香橄榄油木和鸢尾作为收尾——刨去皂香的部分,这真的很像一支娇兰。不是说它某个时刻闻起来很像午夜飞行或者蝴蝶夫人,只是那样的寒意,还有对风信子的运用,都很有娇兰的特点,相似到会让你产生联想。极其丰富的一支白花,扩散力正常,留香不太强悍,而且胜在便宜大碗呀。推荐给白花爱好者,这支白花分外具有老香的品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