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容化妆|护肤技巧|美发美甲|减肥瘦身-三竿推荐广告位招租,三竿美容化妆博客960-90广告位出租
√三杆3gan,美容护肤专业平台,分享美容美发美甲护肤真实案例和相关技巧资讯。
当前位置:三竿美容化妆 > 护肤中心 > 正文

第1节

时间:2020-11-19 22:15

    《黄金古神》

    作者:十步行

    第一章 青铜国度

    亘古的星空,中央一颗大星。

    庞大的星辰一片青碧,湛蓝深邃的海洋浩瀚无垠,穿过无穷云雾,是一方广袤无边的大地。

    青铜国度,古泰疆域。

    古泰国,人族国度之一,青铜时代,魔法文明最初发展,掌握小型魔器。

    整个古泰国疆域大有方圆三千里,国史已有八百年,拥有子民近亿,土地富庶,风调雨顺,国民安居乐业。

    古姜城,古泰国三十六城之一,虽非皇城,却有着王都之称,因为国史八百年来,最强大的战士与法士,大多是从古姜城走出,这里,是强者的故乡。

    第一古姜学院,招生时节。

    “古风,考不上就考不协和维肤佳上,犟什么犟!你和我们犟什么,有本事不要靠买进来!”

    “哈哈,你父亲不是古溱学院的副院长吗?考不上古姜学院,也可以去古溱学院啊,不要钱,古溱学院,我古泰国十大学院之一呢!”

    “就是,小黑狗!我们就叫你小黑狗怎么了!骂的就是你!什么东西!”

    记忆有些模糊,片刻后,古风隐约还听到一些声音。

    “他父亲当初还到我古才初级学院做宣传,也不看看古溱学院算什么,十大学院,我呸!倒数第一的学院,也想招我古才的高材生入学?能有什么奖励,能提供什么条件,垃圾一样的学院!”

    “就是,我们古才初级学院升学率极高,也就小黑狗寥寥几个没考上,还嘴犟,成绩不好,还不许人骂了,垃圾!”

    “好了,不说了,送这小子到医务室,我们也该回去了,小辈的意气之争,赶紧再送一批学员来报名,我们下午还要回去备课。”

    “要不是他父亲还有一点面子,打死了也不管,让他自己等医师过来吧,活该——”

    骂骂咧咧的声音逐渐远去,空荡的医务室冰冷,铁床上,一道孱弱的少年身影匍匐其上,额前,潺潺的鲜血流下,浸染了半边脸。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少年匍匐的身影逐渐没有了起伏,医务室中,死一般的宁静。

   &顶级发型师nbsp;嗡——

    倏而,铁床前的空间,如同镜子一般地碎裂开来,张开了一方数米方圆的空洞。

    数米方圆的空洞,似一片混沌,一点金芒璀璨无瑕,慢慢凝聚出形体,最终化成了一名年轻的僧人,僧人一身金黄,通体如同黄金浇铸,佛光浩大祥和,漆黑如墨的眸子,似乎洞穿虚妄,见证了一切。

    “缘来是法,法是来缘,罗汉怒目,金刚不坏!”

    佛音威严,同时透出几分峥嵘,年轻僧人金铸般的身体骤然间崩溃,化作一道金黄的神光,没入少年眉心之中。

    空间愈合,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医务室中依旧静谧,只是铁床上,少年额前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不见,一层淡淡的几乎不可见的金芒在其身上浮现。

    半刻钟中,金芒散去,铁床上,少年猛地睁开双眼,一下子坐起身来。

    “发生了什么!”

    古风感到一阵头痛,脑子里仿佛被强塞了许多东西,他大口喘息,努力平静下心绪,医务室中针落可闻,古风的喘息成为了唯一流动的空气。

    很多零碎的记忆,这是古风在即刻发现的,充斥在他的脑海之中,很多不可理解的画面,零碎而杂乱,但是古风还是能够勉强分辨出,那是一幅幅战斗的场景,一名光头的年轻人,浑身散发出金黄的神光,好像传说中光明神国的战神……

花妍丽     最后,年轻人老去,火光中,化成了几枚金黄的珠子,古风看到无数人影在膜拜。

    可惜,这些记忆破败不堪,似乎是原主人有意破碎的,古风只能捕捉到一鳞半爪,画面模糊不清,而最后唯一一段完整的记忆,却是让古风有些愣神。

    “罗汉拳,八步赶蝉,大力金刚拳,金刚不坏神功,这些都是武学功法,武道!”

    古风心神震动,初级学院毕业,他已经知晓,想要修炼武道,必须诞生斗气,成为真正的战士,否则根本不可能运用武道,最多只是花拳绣腿。

    若是普通的下品武学还好,古风也是见过的,就是不知道此刻出现在他脑海中的四门武道,到底是什么程度。

    而下一刻,古风的念头便被一股无形之力阻挡,除了那罗汉拳的心法招式之外,包括八步赶蝉,大力金刚拳,金刚不坏神功全部无法窥探,随后,一道记忆却是出现在四门武学旁边。

    “罗汉炼体,罗汉拳初窥门径,可修炼八步赶蝉,大成,可修炼金刚不坏神功,神功一转,可修炼大力金刚拳。”

    古风喃喃一句,念头沉入了那唯一可以见到的罗汉拳心法招式之中。

    罗汉拳,共分为三十六式,其中二十七式普通招式,有锻筋炼骨之效,增长气力,而后六式绝招,需要衍生内气之后方可领悟,最后三大杀招,拳法大成方可领悟,运用自如。

    精妙的拳法,令古风目眩神迷,战士修炼,最开始需要以炼体拳法锻体,直到气力突破千斤,由外而内诞生出斗气,方才可以真正修炼武道,选择武学。古风修炼炼体拳法至今,见过的炼体拳法不少,但是他可以肯定,绝对没有一门能够比得上这罗汉拳前二十七式,至于后面的六大绝招,需要衍生所谓的内气,古风猜测,指的怕就是斗气,也就是说,这罗汉拳后九式,已经是属于武道之内,跨入了武学的行列。

    至于这后九式到底是属于下品武学,还是更上一层的存在,古风却是无从分辨,因为至今,他还只是处于炼体阶段,炼体拳法就是他全部的手段,至于武学,他还没有诞生斗气,还没有底蕴去接触,更不用说进行分辨了。

    端坐了良久,古风还觉得有些恍惚,突然之间多出一个人的记忆,让他感到极为的不真实,倏而,古风的目光落到了铁床上那一滩逐渐干涸的暗红色血迹上,瞳孔顿时微微收缩,之前的记忆一下子翻涌上来。

    “这里是第一古姜学院,”古风深吸了一口气,“我因为与秦朗他们发生口角,被打伤磕在了石阶一角。”

    双拳握紧,古风的眸子有些发红,他因为生性淡然,喜欢史记列传,诸多杂说,耽搁了修炼,自古才初级学院毕业时,甚至连六百斤气力都没有达到,遑论诞生斗气的底线,气力一千斤,而作为古泰国十大学院之首的第一古姜学院,录取线也正是一千斤,标准之高,为十大学院之首,但是,他终究还是拥有了录取的资格,这一刻,古风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双殷切的眸子,那眸子里,是无尽期待。

    再念及之前发生的一幕幕,古风的眼中不禁浮现出一抹惨然:“原来,在你们眼里,只有成绩才是友谊的基础,我一直不相信,如今,你们亲手让我相信了。古才古才,你的升学率是高,可是,你培养出来的只眶隔有成绩。”

    咔嚓——

    医务室的门打开,姗姗来迟的中年医师捧着热气腾腾的茶杯进来,即刻止步吹走一些茶沫,舒服地小饮了一口。

    “咦?不是说有人受伤了吗?喂,是你吗?”

    看着身边走过去的皮肤微黑的少年,中年医师有些诧异。

    只是轻笑一声,古风神色黯然,径直走出大门。

    第一古姜学院的大门十分宏伟,小型魔器用来拉动的十米高的黑铁大门敞开着,人来人往,这一天,大多是前来报名的一年级新生。

    “看,是小黑狗!他之前不是被秦朗他们打了吗?这么快就好了。”

    “难道你不知道,狗脸皮厚这句话吗?哈哈哈哈——”

    这是两个古才的毕业生,前来报名,当初,与古风同在一个班。

    双拳握紧,古风深深地看他们一眼,最终走过去。

    “居然忍住了,算了,快走吧,马上就轮到秦朗他们的演武了,他们几个可是我们古才初级学院的骄傲,已经诞生了斗气,成为低阶战士了。”

    “听说秦朗连九大斗窍都已经打通一个了,快走,再不快点就来不及了!”婕若琳

    “入学考试第一的秦朗!”

    来往的人潮中传来惊呼声,古风感觉四周的风声更大了,脚步声也更加频繁。

    “小,古风,你看着点!”

    突兀的,一道清脆悦耳,如玉珠落盘的声音在身前响起,空气拂面而来,伴随着一阵清新的香气,抬起微微低下的头,古风看清了眼前的身影。

    这是一名身着火红劲装的少女,少女一头乌黑如墨的青丝,婀娜有致的身躯高挑,琼鼻如玉,眉眼如黛,一张樱唇粉光熠熠,只是此刻眼中透着不耐,很显然,古风挡住了她的路。

    少女古风也识得,他古才初级学院当初的第一美女,才女,蓝原儿,一身修为也是出类拔萃,听说最近更是诞生出了斗气,不同于其它一些颇有姿色却自持矜贵的女学员,蓝原儿以平易近人著称,曾一度号称他古才初级学院第一梦中情人。

    而蓝原儿之所以能够叫出古风的名字,不外乎其它,而是因为,他们曾经也是同窗。

    近在咫尺,这一刻,古风能够清晰地看到蓝原儿眼中的不耐,美眸注视的方向,是远方的演武区,甚至古风可以肯定,除了被他无意挡住的刹那,蓝原儿再没有看他一眼。

    一秒钟过去,不等古风开口,蓝原儿直接从他身边绕过,香风离去,再没有半点声息。(新书开张,求推荐票,求收藏!十步鞠躬拜谢!)

发型设计     第二章 黑暗护道人(求推荐收藏)

    (新书开张,求推荐票,求收藏,多谢打赏的各位了!十步拜谢!)

    古姜城的街道宽敞,车马穿行,偶尔可以见到一些佣兵,他们风尘仆仆,一路上直视前方,城中,每一条街道,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有一队城卫巡视而过。

    古姜城的城卫纪律严明,这是号称王都的城市,最强大的战士与法士从这里走出,城卫是最根本的脸面。

    漫无目的地行走着,哪怕收获了不凡的武学记忆,也难以抹去心中的伤痕,哀,莫大于心死。

    古风不愿相信弱肉强食,哪怕初级学院三年,一直潜移默化地教导着他这些,他读过诸多列传史记,很多相濡以沫,相亲相爱,他愿意相信还存在着美好,他一直相信着,这世上没有绝对,只是这样的念头,他每一次都会看到,被生生撕裂,七零八落,碎了一地。

    倏而,远方有惨呼声响起,古风抬头望去,一间酒馆前,一名老人摔倒在地,看样子,是扭到了脚裸,老人的脸色有些扭曲,身子在颤抖,但是路过的行人却是唯恐避之不及,甚至,更无人看上一眼,径直走过。

    “这年头,谁知道是真是假,万一被赖上,岂不是要我们给他掏钱。”

    “就是,真的也好,假的也好,让那些有钱人来帮,反正他们有的是钱,被赖上了也无所谓,一点小钱,他们不在乎。”

 嘉娜宝   有行人在身边走过,淡漠的声音传入耳中,古风露出几许苦涩的笑容:“不管真假,我都忍不住。”

    记忆中,一双眸子看着他,有些无奈,也有些恨铁不成钢,但是他却依然我行我素,古风已经不记得,有几次,他是以怎样错愕的目光将钱袋递给对方。

    走到老人身边,古风伸出手,然而,与他同时伸出的,还有着另外一只手臂。

    “是那个最近来的喜欢在黑夜中行走的家伙!”

    “离他远点,听说是个游历四方的游吟诗人,只是他传诵的一直都是黑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