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容化妆|护肤技巧|美发美甲|减肥瘦身-三竿推荐广告位招租,三竿美容化妆博客960-90广告位出租
√三杆3gan,美容护肤专业平台,分享美容美发美甲护肤真实案例和相关技巧资讯。
当前位置:三竿美容化妆 > 护肤中心 > 正文

永志不忘,卡萨布兰卡

时间:2020-11-21 20:47

        这不是什么影评,算是一点回忆吧
         记忆就像哈哈镜,随时光流逝扭转变形。我们赋予纷杂的生活片段以情节性,使其显得更顺理成章或更突兀尖锐。我们用一次次回忆改写自己的历史,比起迷茫的未来,过去似乎更有可塑性。我们可以回忆一个虚构的吻,一丝不曾存在的暧昧情愫,并且像第一次回忆一样,感觉到颤动的汗毛轻触着皮肤,太阳穴紧张地嗡嗡胀开,柔丝般的气味顺着躁动的血浸到各个指尖中去。回忆像云一样轻浮,像潮起潮落滚动的细沙,映出辣辣的阳光,晒得皮肤上的角质层噼啪爆响。
        从何时起,《卡萨布兰卡》变成我记忆的一部分,已经不重要了。像《戏梦巴黎》里的三个少年,生活在电影与现实混合的世界里,熟悉的台词或场景突然闯入我正在进行的生活,打开个缺口让时间停止,就像薄棉手套悄悄落在旧式样的皮鞋边上,细尘飘飘浮起在空气里,悠悠然不急着宝赛丝落下,我也就不急着捡起来。有时我等着白兰度像《码头风云》里那样,把它拾起来戴在手上;有时我移开目光,眯着眼学伊斯特伍德把烟屁股塞在嘴角。像李小龙似的用大拇指指腹扫过鼻头,幻想哪天轻抬起一个女孩的脸蛋,用《卡萨布兰卡》里鲍嘉的口气,微倾着头说:“here's looking at you , kid。”
        第一次看《卡萨布兰卡》,是看的VCD,自己在家看的。中途还去姥姥家吃了顿午饭。那时我是个“激进的民族主义者”,看到酒吧里群声高唱《马赛曲》时激动的痛哭流涕。那时我心目中的爱情,还是《神雕侠侣》里“十六年后 再续前缘”不切实际的等待,不能理解伊尔莎为何在巴黎突然弃里克而去,留下站台上哭泣的信纸,雨中穿风衣的男人。“我记得每一个细节。德国人穿的衣服是灰色的,你穿的是蓝色。”——她走后,里克的巴黎是灰色的。
        我们可以推算出伊尔莎离开里克有多久:德军进入巴黎是在1940年6月14日。从这一天的La Belle 凯娜诗Aurore(美丽的晨昏)起,直到那个卡萨布兰卡的夜晚。
        ——“在卡萨布兰卡现在是1941年12月,在美国这是什么时候,山姆?”
        ——“我,我的手表停了。”
        ——“把敢打赌全纽约人都睡了,我打赌全美国人都睡着了。全世界那么多城镇那么多酒吧,他就进了我这一家。”
        全美国都睡了,肯定是1941年12月7日珍珠港事件之前。伊尔莎在卡萨布兰卡呆了两天三夜,假定她12月4日走进里克酒店,那两人共分开了538天。这538天里,里克都是如何度过的。是在窗前抽烟烟灰遮住月光,还是等探照凯伦赫容灯扫过酒杯映出悲伤扭曲的脸?
        ——“别去打扰他了,伊尔莎三竿美容化妆。你给他带来坏运气。”
        ——“弹一次,山姆。看在往日的情分上。”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三竿美容化妆。”
        ——“弹吧,山姆。弹《时光流转》。”
        ——“哦,我不记得了。三竿美容化妆,我有些生锈了。”
        ——“我哼给你听。”
        从影片33分钟这一刻开始,《时光流转》的旋律一次次在片中出现。“you'll always remember this , a kiss is just a kiss ,a sigh is just a sigh ....”伊尔莎目光慢慢低垂,似乎回想起那段故事。这时里克推门而入,听到这首歌露出惊讶的表情。我们听到这段音乐当然不会惊讶,它后来成了环球影业所有电影的开场音乐,后来伍迪艾伦拍了部喜剧《再弹一遍,山姆》“弹吧,山姆,弹。如果她能忍受得了,我也能。”
        里克当然能忍受。他在这部电影里没有对伊尔莎说过一次“我爱你”,而拉斯路说过两次“我非常爱你”。因为里克没有必要说。拉斯路要说,他觉得有些东西要离他而去了,或者原本就不在他这边。他想用这几个字留下伊尔莎。“况且一个男人能在他妻子面前扮演英雄紧肤霜的机会并不多。”里克呢?他对伊尔莎说了四次“永志不忘”,两次在巴黎,两次在卡萨布兰卡。
        ——“我没有力气再挣扎了。我离开过你一次,再也没有勇气作第二次了。你必须为我们考虑,为我们所有的人。”
        ——“好吧,我会的。那这样吧,永志不忘。”
    ——“ 我真希望我从没如此的爱过你。”
        
        我已经能背下这部电影里的大段台词,但每次看时,依然能获得密密麻麻的感动点,被它打得落花流水。其实我没资格写什么评论,因为没有什么可评论的,当这部电影走入生活的时候,一切似乎都是自然的,雨中里克的风衣为什么立刻就干了,最后通行证为什么没检查就直接让飞机起飞了,这些问题有什么意义呢。
        1941年的12月,曼施坦因的坦克开进苏联,沙漠之狐还在北非耀武扬威,伦敦上空鹰隼激烈缠斗,日本鲸吞东南亚,正觊觎美国。“在这疯狂的世界里,三个小人物的事情太算不了什么了”。而我宁愿相信,在这昏暗的地球上,摩洛哥的卡萨布兰卡,一个酒馆里正发生着“太算不了什么”的事情,一架飞机这天晚上要在夜色中出发极速隆胸丁家宜
        ——“可我们怎么办?”
        ——“我们永远拥有巴黎,在你来卡萨布兰卡之前我们曾一度失去它,不过昨晚我们重新找回了。”
        ——“可昨晚我说我再也不会离开你。”
        ——“你永远不会。我也有工作要做,我要去的地方你不能跟来,我要做的事情你也没法参与。伊尔莎,清高我并不在行,不过要明白:在这个疯狂的世界里,三个小人物的事情太算不了什么了。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
         嗨。
        永志不忘(here's looking at you , kid。)”
        
永志不忘。就是常常记起。还好,我的这段记忆刻在碟片上,不像其他的回忆。任时光流转,它永远不会变。我可以想象,也许伊尔莎的飞机还在大西洋上空游弋的时候,山本五十六的战列舰正朝珍珠港进发,美国将在沉睡中惊醒过来;里克也许后来会回到美国,在一个不知是什么的地方再次遇见伊尔莎。也说不定。毕竟“we'll always have Paris”,毕竟美国后来的历史里一直有他们的影子:30年后,《play it again,sam(呆头鹅)》上映,嬉皮清新的装扮吸引了两代人。同样的70年代,有个叫Bertie Higgins的鼻背侧面曲线 美国人写了首歌《casablanca》,唱红几个大洲。歌词里写道:“我爱上你时是看《卡萨布兰卡》/当时在汽车影院我们坐在后面/可口可乐和爆米花赛过香槟和鱼子酱/我们相爱在夏日里漫长的夜晚/我想你爱上我时也是看《卡萨布兰卡》/恍惚身临其境牵着手,如在里克酒店。”到了1989年,这个动乱的年份,哈利和萨莉为“《卡萨布兰卡》里伊尔莎该跟谁走”而争论不休,然后红了拥有调皮曲线嘴唇的美国甜心。这一年,在地球的另一半,泉城济南,我出生了。
        这是我的《卡萨布兰卡》的一些事情,但永远不是全部。在斯万那边可以独立成章,但追忆似水年华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