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杆3gan,美容护肤专业平台,分享美容美发美甲护肤真实案例和相关技巧资讯。
当前位置:三竿美容化妆 > 弗陶 > 正文

旧日支配者

时间:2020-02-12 09:15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旧日支配者也可以是美国小说家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所创造的克苏鲁神话中的一类神祇。旧日支配者(Great Old One)和外神(Outer God) 正如其名,旧日支配者曾在远古时代统治宇宙,但因为某种理由——可能是周期性的沉睡,也可能是在古神手中败北后被禁锢在宇宙各处,除奈亚拉托提普以外,都无法自由行动,因此很多旧日支配者会通过附体、梦中低语等手段,或有意或无意的干涉外界。

  旧日支配者是宇宙中强大而古老的存在,其存在多数都是由远超凡间的不明物质组成,因此不受物理法则影响其结构,然而对其进行攻击时仍会起一定作用,为何产生这种现象的原理不明。

  尽管大多旧日支配者不如古神般强大(古神指的是一些说法中被认为与旧日支配者敌对的存在,它们中的部分被地球人信仰,例如芭斯特),其能力依然远远超过人类想像,普通的人类只是看到它们就会因为目睹宇宙真理的一角而陷入疯狂;但仍有一些外星种族、古代文明或疯狂的神秘宗教崇拜它们,希望得到它们的力量。依照奥古斯特·威廉·德雷斯的设定,旧日支配者们与外神因在远古时代反叛古神而被禁锢,除奈亚拉托提普之外,均无法自由行动,但当繁星的位置正确之时,可以被咒语召唤到这个世界上来,其中也有诸如克苏鲁般会自己苏醒的例子。

  按照奥古斯特·威廉·德雷斯的分类,所有旧日支配者都依其象征的水、火、风、地四元素分为四个阵营。其中,象征水与风的旧日支配者之间、以及象征火与地的旧日支配者之间互为对立,它们均将对方视为死敌。不过这种“元素论”没能得到大部分读者的认可,因此不是绝对的规则。

  整个克苏鲁神话宇宙的中心,盲目痴愚的暴君。它的别名又叫“盲目之神”、或“原初混沌之源核”或“魔神之

  首”,有时也被称为“万物之主”。撒达·赫格拉是它的化身之一。盲目痴愚的庞大存在,沉迷于半梦半醒间,所谓的“盲目痴愚”是人类所认知的概念,而身为造物主的它所说的一切都必然是真相,只是太过深邃以至于谁也无法理解含义,哪怕是旧日支配者,有可能连外来神和一切亵渎的力量都是它无意中伸出的触须。在阿撒托斯身旁伴随着无数吹奏者,每一个无形吹奏者都是一个强大的旧日支配者或外来神,这其中的一位是“绿焰”图尔兹查(出自《魔宴》)。有一种说法认为三柱神之一的奈亚拉托提普就曾经是无形吹奏者的一员,也有说法认为阿撒托斯在被翻译前的本意就是“驱使奈亚拉托提普的深渊之力”。

  撒达·赫格拉(Xada-Hgla)是阿撒托斯的化身之一,被夏盖虫族崇拜。它的形象就像是一只巨大的变形虫,一张长着绿色眼睛的人脸从体内向外窥视着。

  夏盖虫族在夏盖星上建筑了金字塔形的神殿,神殿中有极巨大的门,以供撒达·赫格拉进出。夏盖星毁灭之后,奉献给阿撒托斯的最后一座锥形神殿被建立在英格兰的断谷之中。

  塔维尔·亚特·乌姆尔(Tawil-at-Umr) 是外神犹格·索托斯的化身之

  一,别名太古永生者,塔维尔·亚特·乌姆尔的名字也可拼作乌姆尔·亚特·塔维尔,是美国小说家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所创造的克苏鲁神话中的旧日支配者之一。

  它是犹格·索托斯的化身之一,常表现为一个人形的剪影,披着微光的面纱。如果人类撕开这面纱,就会因看到那后面的广阔辽远的宇宙而疯狂。

  和犹格·索托斯的另一个化身,暴怒的亚弗戈蒙相比,塔维尔·亚特·乌姆尔一般对人类更加和善、仁慈。

  外神犹格·索托斯的化身之一,是犹格·索托斯阴暗面的具象化,常表现为一道眩目的光芒。亚弗戈蒙为许多宗教所崇拜,被视为未来与时间之神,因为它知晓一切的时间和空间。很少有人真正见过它,因为它只有在被激怒时才会现身在人类面前,而且经常伴随着眩目的光线。

  阿尔瓦撒(Arwassa),山丘上的沉默吼叫者,形象为有着触腕四肢的人形躯干以及只有脖子的无牙嘴部。

  巴格·沙斯(Bugg-Shash),溺水者,空间填充者,形象为长有无数眼睛和嘴的凝胶状生物。

  他居住在宇宙边缘的黑暗空间,在《水神克塔亚特》中记载了召唤他的咒语。但极少有人会召唤巴格·沙斯,在召唤他时必须要准备一份祭品,如果召唤者没有及时向他献祭,巴格·沙斯会用自己的粘液包裹并杀死受害者,之后受害者会被其控制成为奴隶;反之召唤者在进行正确的献祭后就可以向他提出某些要求,但这些要求会受到各种各样限制。有一些徒会通过召唤巴格·沙斯与其它世界的存在建立起联系。

  巴格·沙斯的信徒寥寥无几,他的仆从是自己的活死人奴隶。他通过与受害者接吻的方式——被称为“巴格·沙斯之吻”——使其失去意识而被自己所控制,他的吻也可以使死者复活并成为自己的奴隶。

  克塔亚特(Cthaat),黑水之神,象征“水”的存在之一。他的本体是一种常人难以理解的存在,通常以巨大的水元素聚合体现身。据说这位神灵是所有水生生物的掌管者,他能够出现在任何有水存在的地方。在一本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典籍《水神克塔亚特》中记载了所有有关于水的存在。虽然缺乏依据,但有人认为这本书是克塔亚特的信徒所著,而其中的内容来自克塔亚特。

  有关克塔亚特的记载非常少,《水神克塔亚特》也只是提到了他的名字。人类当中没有崇拜他的教团,一些水生种族,如深潜者、育革等可能有对他的崇拜。

  诅谢坤(Zu-Che-Quon),被称为“黑暗沉寂者”,形象为纯粹的黑暗,由小说家亨利·卡特纳创造。诅谢坤是一位古老且强大的神灵,他居住在深不可见的地底,他所到之处的一切都会被卷入他那深不可见的黑暗之中。他只要现身,一切生命、一切声音、一切动作都会迎来尽头,因此他常常与“死亡”、“毁灭”、“灾害”等联系在一起。他的到来常常伴随着强烈的地震,靠近他的人或动物会有一种把眼睛挖出来的冲动,据受害者描述他们的眼睛都有一种又痛又痒、带有烧灼感的感觉,可能是由于这位旧日支配者本身的性质造成的。他与另一位旧日支配者尼约格达(Nyogtha)的形象相似,但在性质上是完全不同的,《死灵之书》中提到这两位神灵有着某些特定的联系。

  诅谢坤最早出现于亨利·卡特纳的小说《恐怖之钟》,其中提到诅谢坤可以被某些特定的钟声召唤至地表,他有时也会在“蚀之刻”现身,尚不能确定是什么。此外在克苏鲁神话中虚构的魔典《伊欧德之书》和《死灵之书》当中也有提及过他。

  阿特拉克·纳克亚(Atlach-Nacha) ,蜘蛛之神,形象为一只巨大的蜘蛛,长着与人类相似的面孔,由克拉克·A·史密斯创造的蜘蛛形旧支配者,与蛙形神撒托古亚有着密切的联系,有时共享人类的祭祀,而且传说它和撒托古亚是一同从土星(塞克拉诺修星)降临地球的。

  与克拉克体系的几位神类似,它也栖息于终北大陆沃米阿德雷斯山脉的底部,始终在不断编织一张巨大的网。在清醒的人世与梦地之间的大裂缝上架起一座桥。很多人相信一旦阿特拉克·纳克亚将网织好,这座桥就会完成,而这座桥一完成,世界末日便会到来。

  由于阿特拉克·纳克亚的形象,它常常被视为所有蜘蛛的统治者,也是雷恩高原巨蜘蛛(冷蛛)的前辈和管理者。有趣的是它的性别一直存在争议:在克拉克·史密斯的原著中它是雄性,但在后来的创作者笔下,却经常被描述为雌性神——这大概是由蜘蛛的特性造成的。

  ,饲食, 形象为长着象头的吸血巨人,由小说家弗兰克·贝克纳普·朗创造的一位旧日支配者。别号为“象之神”、“高山上的恐怖”。据说他崇敢,其眷族也名为“夏乌戈纳尔·法格恩的弟兄(brothers of Chaugnar Faugn)”,这些看起来与他的差别不过是体型更小的手足兄弟们以雕像的身份存在,一旦必要便会活化,它们与这位首领之间存在可以将痛苦同时传递的精神联系,这导致首领受伤时它们会浮现同样的伤痕。由于有说法指出夏乌戈纳尔·法格恩在等待一位白色僧侣的到来,其形象灵感可能来自佛教和印度教的象头神甘尼许(Ganesa)。

  夏乌戈纳尔·法格恩形象丑恶,将章鱼、大象和人类最糟糕的特点结合了起来,当他感到饥饿时,会以与他巨大的身躯不相称的速度移动,并且用他类似七鳃鳗结构的“象鼻”吸取其他生物的血液。传说他从另一空间降临地球时地球上只有简单的古两栖动物,于是他就以这些生物为原型,创造出仆从种族——米里·尼格利,这些生物后来与原始人类交配,产生了一类杂合体,这些杂合体逐渐进化,最终成为可怕的种族——乔乔人。

  克图格亚(Cthugha) ,爆燃者,居于火焰者,象征“火”的存在之一。形象为巨大、高热的火球或等离子块。

  异界诸神们、尤其是奈亚拉托提普的死敌。克图格亚在数以千计的小小光球簇拥下,仿佛活生生的火焰一般不断变形的巨大身影,有时甚至会被形容为地上的太阳。它至少有一个为人所知的后裔,就是同为旧日支配者的亚弗姆·扎。

  克图格亚居住在距离地球25光年的北落师门,人类可以将它召唤出来,必须在当夜晚北落师门星升到树梢的时候,连续呼喊三遍咒语“Phnglui mgfwnafh Cthugha Fomalhaut ngha-ghaa nafl thagn! Ia! Cthugha!”

  召唤成功后,克图格亚便会回应受奈亚拉托提普威胁之人的要求,统帅麾下数千炎之精出现在地球上。但这对召唤者而言是极其危险的,因为克图格亚出现的地方会立即发生强烈爆炸,恐怖的高温和火焰将会造成一场不分敌我的大破坏,破坏力足以匹敌小型核武器。克图格亚不是巨大的炎之精,但它可能是个强大的恒星类天体。

  亚弗姆·扎(Aphoom-Zhah),冰焰极圈之主,一位克苏鲁神话中罕见的火属性旧日支配者,也是克图格亚的后裔。

  虽然是火属性的旧支配者,他的性质却与通常的火焰截然不同——他是一团巨大的、冰冷的、灰色的火焰,不会焚烧物体,反而是把接触他的物体冻住。

  他的活动范围也被限制在极圈以内。在史前终北大陆经历最后一次冰期时,亚弗姆·扎常常降临那里。他的出身地正是克图格亚的囚禁地——北落师门星,在降临地球之前他曾短暂造访了海王星,随后就栖息于位于北极附近的雅拉克山上。当旧神一族将其封印于极圈之内时,他极度愤怒,冻结了他周围的所有土地,并最终使冰期征服了整个终北大陆,导致了终北文明的灭绝。

  亚弗姆·扎的后代可能是蟹形神兰·提戈斯、冰原生物诺弗·刻和终北大陆最初的居民——沃米人。虽然没有人类崇拜他,但在诺弗·刻的眼里,他是至高无上的尊神。

  伟大之克苏鲁(Great Cthulhu),沉睡之神,拉莱耶之主,象征“水”的存在之一,形象为章鱼头、人身,背上有蝙蝠翅膀的巨人。他统帅着星之眷族与深潜者。

  克苏鲁偶尔会利用精神感应与远处不特定的人类接触。与克苏鲁接触的人类,大致上感受性颇强,有许多人因为精神接触而发狂。然而有时,有些艺术家因得到这种疯狂的灵感而声名大噪。

  克苏鲁沉睡于南太平洋的海底都市拉莱耶城中,但受到宇宙相位或其他外在因素的影响,有时候封印会自动解开而使之出现在海上。不过由于封印并未完全解开(也可能是为了等待星之眷族的苏醒),因此克苏鲁无法远离拉莱耶,之后当星象改变,封印的力量复原后,又会回到拉莱耶继续长眠。

  克苏鲁和雌性旧支配者伊德·雅生下了三子一女:加塔诺托亚、伊索格达、佐斯-奥莫格和克希拉,他们都是旧日支配者。

  伊德·雅(Idh-Yaa),克索星女王,形象为巨大的白色蠕虫,由小说家林·卡特创造。伊德·雅是克苏鲁的配偶,她与克苏鲁在Xoth星系的一颗行星上结合产下了子嗣。除此之外有关这位旧日支配者的资料并不多。

  加塔诺托亚(Ghatanothoa),火山之王,旧日支配者之一,被林·卡特描述为克苏鲁的长子。

  他最初居住在犹格斯(冥王星),后来被米·戈带到地球上,之后栖息在姆大陆的一座火山之下。虽然他是克苏鲁的长子,但在外形上他并没有太多父亲的特征。他表现为一团巨大的不定型的肉块,长有许多触角和巨口,身上布满了皱纹和鳞片。他能够将目击他的生物石化,进入这一状态的人不会完全死亡,他们的大脑会永远活在石化的身体里,成为“活雕像”。

  在原始姆大陆,加塔诺托亚是主要的信仰对像,而目前没有任何人类崇拜他。在深潜者中可能有对他的崇拜。

  伊索格达(Ythogtha),别称“深渊之主”,是克苏鲁的次子。他的本体被囚禁于拉莱耶附近的深渊之中,但他仍然可以被一些咒语召唤出来。伊索格达的形体非常巨大,以至于教徒将他召唤出来时,误认为他的头部是他的身体。伊索格达的头部长有茂密的毛发和触手,他只有一只眼睛,眼睛周围同样长满了触手。他的身体还有着一些深潜者的特征,比如长蹼的手掌。此外他还可以通过梦境影响人类的心智。

  伊索格达在人类世界有着自己的教团,在深潜者中也有对他的崇拜。他的眷族是一种名为育革(Yugg)的生物,这种生物的外形为巨大的白色扁虫。育革一族拥有强大的适应能力,几乎能够在任何环境下生存,还能发射拥有改变基因能力的刺状物。此外,它们能够与深潜者杂交,诞生出名为育革亚的后代。

  佐斯-奥莫格(Zoth-Ommog),克苏鲁的幼子,是旧日支配者之一。他居住在拉莱耶的海底。他的身体是一个巨大的圆锥形,长有一颗和恐龙相似的脑袋,颈部长有四根粗壮并带有吸盘的触手形手臂,展开时像海星一般,在他的头部也长有触手。

  佐斯-奥莫格的信徒寥寥无几,只有极少的几位深潜者崇拜他。在世界各地都有他的雕像,他能够通过雕像现身。在海底他由育革一族侍奉。

  克希拉(Cthylla),克苏鲁的女儿,形象与克苏鲁相似。克希拉拥有章鱼一样的形体,一对收缩自如的翅膀以及带沟爪的触手。她拥有克苏鲁的随意改变身体形态的能力。克希拉居住在拉莱耶城中,由于她对克苏鲁复活的重要性,她受到星之眷族以及达贡和海德拉的严密保护。

  尽管克希拉被许多神话存在所崇敬着,但她并没有很多信徒,除了少数秘密的聚焦于伟大的克苏鲁的死亡和重生的秘密教团。另外在晦涩的繁殖祭典和与她父亲及兄长有关的仪式上也会祭祀她。由于其重要性,克希拉从未在任何典籍上被提及过,祭坛铭文中也是如此。

  神海德拉(Mother Hydra)形象均为极巨大的深潜者。有人认为达贡与海德拉为较小型的下级旧日支配者,也有人认为它们只是长生的大型深潜者。

  达贡和海德拉的身高在20英尺以上,大概已经活了几百万年。它们支配着深潜者,率领深潜者们崇拜克苏鲁。他们与克苏鲁及其仆从不同,它们能够自由行动,但基本不会与人类相遇。达贡与海德拉的能力基本相同。

  克苏鲁的死敌。黄衣之王是他的一个化身。黄衣之王出自罗伯特·威廉·钱伯斯的同名作品集《黄衣王》(在本作品中的哈斯塔名为海塔,是牧羊人的守护者),也是本文学体系中一本受诅咒的剧本,读者将随着阅读的深度逐渐发狂,终幕时可能召唤出哈斯塔的化身。在《黄色印记》中指出哈斯塔的力量来自如同干枯树根或是触肢般扭曲的黄色印记,但凡画出这三条触须与中心一点组成的黄色印记,就会被哈斯塔的化身“陌生人”(也有说法指出它只是一个眷族)追杀,就此彻底下落不明的消失。

  哈斯塔的本体据说被旧神禁闭在昴宿星团中的恒星昴宿增十六的行星上、古代都市卡尔克萨的废墟附近的哈利湖中。信仰哈斯塔的艺术家们认为哈斯塔会把受救赎的人们带去卡尔克萨,也有说法是卡尔克萨会在群星归位之时降临地球。

  之一,从属于黄衣之王哈斯塔的大气之神。它有多个眷族,其中也存在着与人类混血而成的“伊塔库亚的风之子”,它们寻常时看似人类,却会在愤怒时化为形似父亲的巨人。

  在伊塔库亚的数个外形中,最典型的莫过于一个趾间生蹼、长着火红双眼、瘦骨嶙峋的巨大人形。它的面庞扭曲可怖,如同一张被拉扯变形、充满痛苦的人脸;它也常于狂风中闪现,枯槁的长发将随着身躯如鬼魂般在风中摇曳。伊塔库亚另一个常见的外表是一个生着巨大犄角,布满毛发的人形,双爪如刀般锋利,口中长着凶恶的獠牙,双眼也闪着火亮的光泽。 它会从口中呼出大团云雾,而雪花则会奇异地环绕在它身旁;这一化身很有可能是史前人类所信仰、长角的自然之神的原形。伊塔库亚的脚步声有如闷雷般响亮,常常可在寂静的冬夜里被听见,而巨大的脚印也会在之后被发现于雪中。脚印之间的距离通常在半英里左右,任何跟踪者在沿着这条踪迹行进一段距离后会发现它突然消失,一般意味着伊塔库亚已在此处飞入天际。

  双子旧支配者,孪生兄弟。他们的称号为“猥亵之双子”,两者形态也十分类似,都是生着无数触手的巨大肉块,唯一的区别是罗伊格尔生有一对翅膀,而札尔没有。另外,他们之间有某种物质上的联系——有人认为是一对延长的触手,将罗伊格尔与札尔连为一体。

  他们来自大角星,居住在被埋葬的古城阿劳扎,位于缅甸的宋高原,受到可怕的异形种族——乔乔人的崇拜。他们的信徒组织是乔乔人的星阶兄弟会,他们与兄弟会信徒之间心灵感应,催促信徒奉献祭品。按照德雷斯的设定,他们同属于风属性,能够刮起不详的大风,以此诱捕不幸者作为食物。只要大角星出现在天空,罗伊格尔和札尔就能在信徒面前显现他们的形状。

  形象均与外神莎布·尼古拉丝相仿。克苏鲁神话中除了罗伊格尔和札尔之外的又一对双子旧支配者,而且纳格和耶布都是外神莎布·尼古拉丝和犹格·索托斯的直系子孙。与前一对不同,这两位神各有分工,纳格是异形种族——食尸鬼(Ghoul,不是中东传说中的食尸鬼)所崇拜的族神;而耶布是崇拜外神阿布霍斯的异形信徒之首领。

  莫尔迪基安(Mordiggian),阴森寒骨之神、食尸鬼之王。形象为一条黑暗、不定形、有触手的爬虫般的巨大黑暗团块,有时以一个头上无眼,身上无足的恐怖巨人现身。他出现时带着可怕的雾,一旦被雾吞噬就会失去一切精气成为枯骨。算是属于较为温和的存在,也是少数会一定程度上主动理解人类的旧日支配者。

  兰·提戈斯(Rhan-Tegoth),象牙玉座之神。六足、长身,有着蟹钳般的前肢。吞噬一种菌丝组成的亚人,使因纽特人与这些亚人被它可怕的力量征服,从而获得了一些算是信徒的存在。

  它看起来虽然像是螃蟹,却可以通过口中的触须吸食生物,其消化系统极为强大,若是不进行进食就会开始消化自身,直到陷入一种休眠状态为止,这可能是它需要信徒的唯一理由。在上次冰河期中,可能是由于信徒无法进行献祭,它也寻找不到足够吞噬的祭品,从那之后它陷入沉睡变为近似于雕像的状态,后来被英国伦敦的私人博物馆收藏,又因为博物馆馆主神秘失踪(可能是被它吞噬)而被转手给加拿大多伦多的安省皇家博物馆,并保持着阿留申雕像的身份直至今日(或许是它觉得加拿大人吃起来很不错)。

  ,古老的海洋之神,别名为“蟹之主”,从其称号来看,它的外形可能非常接近一只巨大的蟹状生物——比起另一位有着蟹类特征的旧支配者——兰·提戈斯,巴萨坦离巨蟹的形象更为接近。传说它的主要超自然能力来自一枚神秘的圆环,但这枚圆环究竟包含怎样的魔力就不得而知了。

  ·A·史密斯极圈神话体系中的另一位旧支配者。它的形态正如其称号所描述的,外形类似一条巨大的、浑身发白的蠕虫,拥有多孔的胃;它的眼球似乎是由一些不断滴落的小血珠组合而成。

  鲁利姆·夏科洛斯是极圈克苏鲁神话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平时藏身于一块巨大浮动冰山伊基尔斯内部,在这座冰山上有一座庞大的、完全由冰块构成的堡垒,也就是白色蠕虫的居所。鲁利姆·夏科洛斯就操纵并借助这块大冰山巡游四海,不时将遭遇它的海船给撞沉;当这块冰山接近有人居住的陆地或岛屿时,就会给这些地方带来足以致命的严寒——被白色蠕虫带来的极寒所冻结的生物会全身僵硬,变成如同冰块一般的死白色,而且会始终保持不自然的冰冷;即使把这些冻硬的牺牲者扔进普通的火堆中,他们也无法融化或变暖。

  修德·梅尔(Shudde Mell),是克苏鲁神话中钻地魔虫一族的至高大首领,因此也算得上是一位旧日支配者。

  在钻地魔虫一族中,修德·梅尔的体形最为巨大,性格也最为邪恶。它是一条拥有数里长巨大身躯的灰色怪虫,口中不时的渗出奇特的酸液,同时流出怪异的酸性液体。它具备普通钻地魔虫的特性——钻地,而且它在地底深处挖掘前进的速度达到了一个相当惊人、几乎难以置信的程度。它似乎带着一种暴怒冲击并融化坚硬的玄武岩层,玄武岩在它面前就像豆腐一样柔软,当它真的打算战斗,一场异常强大的地震会被它引发出来,随后钻地魔虫们会冲上地面开始它们的暴行。

  某些传说声称它本来和其他旧日支配者类似,是被封印在格-哈伦城(Gharne)之下。但很早以前它受到了解放,现在带领着它的钻地魔虫下属漫游于地球的深处。

  。形象为长有黑色软毛、如蟾蜍般巨腹的人形,时而又会变为其他姿态。他肚子饿的时候,不管是人类或其他生物、甚至是无形的婴灵,皆来者不拒。

  在有关伊波恩的故事中,它表现出对人类(也可能只是伊波恩)的不可思议的耐心,也多次表现出了近似于臭味相投的态度,更是用精神体跟着这位克苏鲁宇宙最知名的人类巫师,也是它最喜爱的信徒一起游历。

  同样的,它庇护了那些被蛇父伊格抛弃的蛇人,使它们不被蛇父的诅咒彻底侵蚀而变为愚蠢的披着蛇皮的野人。

  赫祖尔夸伊耿扎(Hziulquoigmnzhah)是克拉克·A·史密斯创造的旧日支配者之一。他是外神克赛克修克鲁斯(Cxaxukluth)的后代,蟾之神撒托古亚的叔父。他的外形与撒托古亚相似,但长着滑稽的短腿和细长的手臂,头部挂在身体下端,并且他和撒托古亚一样慵懒。他曾帮助伊波恩躲避法师摩尔基的追捕(详见《通往土星之门》)。赫祖尔夸伊耿扎的信仰者分布在土星,曾经在当地受到广泛的崇拜,目前只有伊迪荷姆人(The Ydheems)崇拜他。

  它喜欢诱惑人们去进一步发掘亵渎的知识,以此让人们更加腐化,尽管它的本体被封印于一座倒塌寺庙的墙后,它仍可以通过一些亵渎的智慧夺取身体作为化身使用,可能在这种意义上它与魔鬼很相似。

  如果阅读格拉基启示录的某个章节,伊戈罗纳克会立刻意识到有一具躯体等待着它的临幸。当世界末日到来的那一刻,它会完成一直以来无法完成的事情,把那堵不可思议的墙打穿,从而获得自由。

  鲁神话中地位较为次要的旧支配者,在美洲广为流传、被北美和中美原住民称作“众蛇之父”和“坏药”的蛇之祖神。

  形象为一浑身长满鳞片、生有蝙蝠翅膀的半蛇半人,也有一种说法说是一条硕大无朋的蛇王。根据克苏鲁神话的描述,伊格的依格正是中美羽蛇神克查尔科亚特尔的原型,这样就构成了虚构的克苏鲁神话与真实世界的又一联结点(其他的包括大衮、伊塔卡等),甚至还有某些作者把伊格当作埃及邪神塞特的父亲。

  在美洲原住民的传说中,伊格喜怒无常,虽然很容易安抚从而使之平静下来,但也非常容易突然就变得愤怒。当他愤怒时,常常派遣他的蛇形下仆——“伊格之子”,去杀死他的敌人或将其变为非人的怪物。

  色鬣蜥,虽然地位次要,却也是由洛夫克拉夫特亲自创造的角色。他是一支类两栖动物的异形种族图姆哈的族神,沉睡于与图姆哈人居住地伊伯(Ib)和萨纳斯城(Sarnath)接壤的湖底冷水之下,当萨纳斯的人类残忍屠杀依布的两栖人并抛弃它们的神像之后,伯克鲁格开始苏醒,在那之后的每一年,湖上都会泛起奇特的波纹,最终等到萨纳斯城的第一千零一个“伊伯毁灭节”时,伯克鲁格完全觉醒并摧毁了整个萨纳斯城,并且连遗迹也没有留下。此后,图姆哈族重新占据了伊伯,由于图姆哈族的祭祀重新开始,他的愤怒被平息了。

  艾霍特(Eihort),被称作“迷宫之神”的旧支配者,与格拉基有一定联系

  。它的栖息地和格拉基距离很近,也在英格兰的塞文河谷,只不过格拉基潜藏于湖底,艾霍特则占据了塞文河谷地下深处的网状隧道。

  艾霍特的外形是一只圆鼓鼓的、近似卵形的巨体,架在无数只没有肉体的腿上;在它的卵形胶状身体上不断浮现出眼睛来。当有人在塞文河谷地下如同迷宫一般的隧道中迷失方向而遭遇艾霍特时,艾霍特会提出与此人签订所谓的“契约”,如果此人拒绝,艾霍特会毫不留情地将此人击打至死;如果此人接受“契约”的话,艾霍特就会将自己未成熟的胚胎注入牺牲者体内,在宿主体内自然成长,最后反过来杀死宿主。根据《格拉基启示录》的资料,一旦艾霍特的胚胎杀死宿主后,就能够在光线之下不受损害地独立生存。

  格拉基(Glaaki),旧日支配者之一,栖息于英国布里彻斯特附近塞文河谷的某个湖泊里。

  身上下都覆盖着金属质的尖刺。这些尖刺看似无机物,其实是具有有机结构,能够生长的。格拉基还在自己身体的顶端长出一对带有眼球的触角,使得他能够从水中窥视水面。据说格拉基是被囚禁在一枚陨石中降临地球的,但陨石堕落时他自由了,陨石在地上砸出了一个湖泊,格拉基也就栖身在这个湖泊里。

  类似伊戈罗纳克,格拉基也是古老的生物,具有相当智慧,有一个秘密教派崇拜他。格拉基役使信徒的方式是将他身上的尖刺刺入牺牲者身体,注入特殊的液体,使牺牲者成为一具不死的奴隶,如果在液体注入之前刺被弄断的话,牺牲者会死去,但不会变为其奴隶,特殊情况下存在着被其刺穿而注射液体的牺牲者,这些牺牲者没有被刺杀,因此设法在格拉基强化它的控制力前挣脱的话,这些牺牲者会成为一具缓慢腐朽却有自我意识的不死僵尸,随着时间的增长,他们将逐渐被“绿色腐烂”的诅咒缠上,也会越发失去记忆,到了最后彻底成为没有灵魂的行尸。由格拉基注入的液体会在信徒体内生长,从而转化出活尸并加以控制,然而在失去力量的现在,这种控制可能会因为没能杀死牺牲者而不完全。很多欣求不死者主动侍奉格拉基,却没有想到自己会变为活尸;经历一段时间后不死奴隶的身体会对阳光开始敏感并开始受到损害,格拉基的崇拜者将这种现象称为“绿色腐烂”。

  格拉基的教团几乎名存实亡,只留下了名为《格拉基启示录》的一长篇魔典,格拉基也因为失去献祭变得虚弱,可它仍能通过强大的精神力量在梦境中引诱湖泊附近的凡人靠近它,将其变为不死的格拉基仆役。

  住民”,由小说家亨利·卡特纳创造的一位旧支配者,表现为一团不成形态的黑暗物质,能通过一些秘密洞穴和裂缝召唤至地表。传说有一些巫师曾经在叙利亚和雷恩高原的黑塔之下看到过他;他曾经通过中亚某地的塔昂洞窟出现在地面,给蒙古大汗的军团驻地带来了极大的恐惧和破坏。一旦尼约格达出现在地表,只有通过某些特定的圣物、仪式或咒语才能将其驱逐回地底的那个不见天日的秘密藏身地。

  夸切·乌陶斯(Quachil Uttaus),别称“踏尘者”,是旧日支配者之一。它的身体不比一个小孩子大多少,就像有着千年历史的木乃伊那样干枯发皱。那如同骷髅一样细的脖子支撑着没有一根发毛的脑袋,无论是脑袋还是它那没有任何特征的脸上,都长满了无数细小的裂缝。那样子,就像是一个在母亲体内还没有呼吸过一次就去世的干瘪死胎;在它那细细的胳膊尽头,是骨瘦如柴的爪子,那爪子硬直地前伸,就好像永远都在摸索着什么一样。

  夸切·乌陶斯的手脚都只会像僵尸那样硬直地移动。据说,它居住在超越时空的暗黑边土(Dark Limbo),只有一本很珍稀的著作《卡纳曼戈斯遗嘱》(Testament of Carnamagos)记载了它的存在。对于它所感兴趣的人,夸切·乌陶斯会赐给他们时间、死亡和崩毁。

  如果用《卡纳曼戈斯遗嘱》中的知识正确召唤它,它将给在场所有人带来死亡将他们化作沙子,它也会赋予提出契约的召唤者永生不死的生命,并把召唤者的脊椎扭曲作为证明,从这之后召唤者不会因为任何原因死亡,也不会陷入任何负面状态,如同时间被定格在了那一刻,直到这个唯一的名额被让出去为止,那时夸切·乌陶斯会重新完成这个契约,并把上一位不死者带走,一同化为平淡无奇的沙子。

  拜亚提斯(Byatis)是旧日支配者之一,它的外形就像是夏乌戈纳尔·法格恩和兰·提戈斯的融合。它只有一只眼睛,头上长着大量的触手和一条又大又长的鼻子,身体类似甲壳类,双手像钳子。有时它会幻化成蝙蝠或蟾蜍的形状。此外它还具有催眠的能力,看着它的眼睛会使受害者陷入谵妄。据说,当罗马人来到英国时,他们发现拜亚提斯被锁在赛文河谷某处的一扇古老石门后。不过现在这位旧日支配者下落不明。

  绿神(Green God)居住在英格兰赛文河谷的地下迷宫中,它看起来像一个巨大的人头雕像,与复活节岛上的雕像类似,但它完全是由植物组成的,能够挤出长长的藤蔓状附属物,用来诱捕潜在的受害者,或者与崇拜它的教团进行交流。绿神的一个不寻常的特点是它会向人们提供一种看似无害的蔬菜,任何食用这些蔬菜的人都会慢慢转变成一种令人厌恶的、像兔子一样的生物,它利用这种方式扩大自己的教团。

  鲍特·祖卡·莫格(Baoht Zuqqa-mogg),旧日支配者之一,由小说家托马斯·K·斯特拉特曼创造,别称“瘟疫带来者”。正如其称谓一样,它所到之处会产生大规模的瘟疫。它的外形酷似蝎子,头部像蚂蚁,长着和蚂蚁一样用于吸食的嘴部,以及多对巨大的复眼。它身上长有多条触手,在背上长着一对巨大的翅膀。这位旧日支配者曾经生活在夏盖星,现位于地球上。这位神灵没有任何人类崇拜者,一些食尸鬼崇拜着它并有相应的教团。

  伊姆纳尔(Ymnar)是外神恩格尔·科拉斯通过裂变产生的旧日支配者,也有人认为这只是他的一个化身。其形象与恩格尔·科拉斯相似。伊姆纳尔只为恩格尔·科拉斯服务,它具有变形的能力,偶尔会把这种能力传授给主人的信徒。

  艾洛(Eilor),旧日支配者之一,它与绿神相似,两者几乎都是由植物构成,不同的是艾洛的外形为一棵巨大的植物。它居住在Krllyand的丛林中。关于这位旧日支配者,除了《格拉基启示录》中简短的介绍以外,有关它的资料并不多。